首页 > 墨香

北大包丽事件始末,谁来拯救那些傻傻妹子(男纸)?

moxiang 墨香 2020-04-12 23:26:25
北大包丽事件始末,谁来拯救那些傻傻妹子(男纸)?
悲剧总是不断重复的上演,看客一批又一批,偶尔回想起,除了唏嘘,叹气,淡淡的忧伤。我们什么也做不了。最深的伤害,还是逝者及家人罢了。
以下内容摘自知乎,摘录备用,谢谢大神们的分享:
答主:你在烦恼什么
<meta charset="utf-8" />
作者:你在烦恼什么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87146249/answer/1147535160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你这么漂亮,这么温柔,拥有美好的一切,明明你才是熠熠生辉的人,本该拥有更璀璨的人生啊。有人表示,不是你的错,想告诉你一万次,你值得被爱。有人心痛:下辈子你会和他擦肩而过,永不相遇。

实在是太令人惋惜了。包丽自杀事件的曝光,引发舆论对亲密关系中的精神控制、PUA、字母圈等问题的关注和讨论。

如果还是不了解PUA是什么,可以看下我回答后半段的解释。

————————————————————————

首先再来梳理北大包丽事件始末,过程令人唏嘘不已:

2017年上半年二人相识。牟林翰是校学生会体育部部长,包丽(化名)是文艺部。年中学生会调整后,牟林翰当选副主席分管文体活动,包丽则任文艺部部长。

其中牟林翰身份:公开检索信息可知,牟林翰多次以北大学生会副主席身份参与活动、发言。男生父亲是金融机构某省分行负责人

牟林翰为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2015级本科生,曾是北京大学学生会第三十四届执委会副主席,为2015-2016年度北京大学三好学生,曾于2016年至2017年任北京大学学生会体育部长和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学生会外联部部长。参加了该院2019年研究生推荐免试专项计划,并进入了复试。(现已被取消资格)

牟林翰支持包丽竞选新一届校学生会副主席,并频繁指点。建议她多找校学生会的人聊:和对手聊,要“表现得越蠢越好”,见(学生会)主席们则“一定要好好表现,最真诚地去聊”。还要利用好“校园十佳歌手比赛”决赛门票,送票给能影响选举的人。

2018年5月,包丽竞选落败,但与牟林翰的感情持续升温,并各与原来的男友、女友分手,走到一起。

2019年元旦,牟林翰谈到,包丽将第一次给了前男友,让他成为“可怜鬼”,而他“不想当一个接盘的人”。他说女孩子结婚前应该是处女,如果不是就是犯了大错,暗示包丽要放下一切尊严,“用尽办法让我不要生气或难过,用尽方法求我不要分手,让我真的相信你不能离开我……”

 

2月初,牟林翰再指责:“对一个女孩来说,所有的第二次都没意义。”他坦陈占有欲强,“不想有人动我的女孩,过去、未来、现在……我凭什么命这么差,连一个完整的女孩子都不曾得到”。他还指责包丽说谎,问她与前男友的性爱细节,列举种种作爱方式,让她回答哪些有、哪些没有。

2月4日,包丽跟好友聊天提到:“他说男生都会介意,越爱你越介意,他说很爱我,我都被他说服了”,“我以前觉得不会为做过的事情后悔,我现在好后悔。”牟林翰对包丽的控制是全面的,不但控制精神,还控制包丽的金钱。包丽曾经像朋友抱怨牟林翰前后借走了自己两万元钱。

 

包丽此后将牟林翰微信备注名改为“主人”,她的角色则经常是狗。牟林翰让她文身“我是牟林翰的狗”,“文的过程让人录下来,不然的话就自己录……”

2月5日正月初一,牟林翰提出要求:回北京后拍一组裸照,“就把这个当作惩罚吧”。他会存起来,“要是你跑掉,我就把它们都放在网上”。包丽开始没同意,但牟林翰承诺会娶她后,回复“好”。

 

牟林翰:“记住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不许再和我说不,只要你能做到,我就会娶你回家的——我们来复习一下,在别人面前要叫我什么……”包丽:“主人。”

6月11日,二人激烈争吵,牟林翰主动说“努力忘掉彼此”,之后大骂包丽:“你为什么就是不肯让我一句?对你来说逼死我就那么必要么?”“你不是还答应我,你离开我就去死么?你去么?嗯?是你答应我的吧?嗯?”

“我答应你。”包丽说。之后她在宿舍内割腕。因伤得不重,同学没有将此事告知老师。

7月份,她住到牟林翰在北京的家。期间两人不断争吵。有次,包丽按要求自扇耳光,牟却斥责她“是个骗子”,理由是“上次我让你扇自己,你装了半天,说自己不会扇,那你今天怎么突然会了呢?”

7月13日,包丽留了张字条,从牟林翰家不辞而别。“我死给你看,我去你宿舍楼下等你,不愿意下来我也总能等到你。”牟林翰告诉她。

包丽再次屈服。此后牟林翰同意分手,前提是让她发誓“孤独终老”,不再找任何男孩子,包丽答应。他还要求女方先怀孕再打胎,把病历单留给自己。女生不愿让孩子成为工具,男方就表示:那你去做绝育手术,把病历单留给我。

 

次日牟林翰又后悔了:“你凭什么觉得你滚蛋对我就是好的”“我割腕给你看好不好”……

8月,包丽暑假回广东老家。期间两人多次冲突,牟林翰发数十条微信辱骂她,再次扬言要死,还采取行动——9日中午,他将一张服用过量安眠药的诊断证明发给包丽,“你是不是很得意啊,我不敢死,对不对?”此后包丽彻底否定自己:“想让你远离我这种垃圾,我是一个毫无价值的女孩。”

不过被网友扒出来是假的

 

包丽回北京后,两人又重新在一起,关系一度好转。9月7日,她发了二人“法考”客观题部分成绩,双双通过。

不过牟林翰更加极端,除了继续扬言自杀,还设法恢复乐包丽与前男友的聊天记录,从中寻找她对不诚实的证据,如果与包丽说法有任何不符,就认为不可原谅。“我现在想一想爱情,都觉得不寒而栗。”包丽在9月17日的聊天中说。

10月9日,包丽向牟林翰发送微信:“此生最遗憾的事情莫过于此了”、“遇到了熠熠闪光的你而我却是一块垃圾”、妈妈(牟林翰这样称呼包丽)今天给你谢罪了。

当天下午,她从牟林翰的北京家中走出,预订旅馆,下单买药。当晚7:13,药效尚未发作时,她编辑发布“仅自己可见”的最后一条微博:我命由天不由我。

女生的社交记录显示,2019年4月份,她说:想给自己颁一个招牌女友奖。5月份,她晒聊天截图中提到“我觉得我的忍术值得所有人学习”。7月份,她发文:不要再哭了,配图是一句话“因为来世再次相遇,我仍会爱上他而再次度过狼狈的一生”。

死亡当天的聊天记录中,她告诉男方,“遇到了熠熠闪光的你,而我却是一块垃圾。”

12月13日晚,红星新闻记者从多名北京大学工作人员处获悉,北京大学已取消牟某某推荐免试攻读研究生资格。北大未名BBS官方微博13日19时46分发布牟某某被取消研究生推免资格的消息时称,“资格也许可以取消,但有些伤害是无法弥补的”。

2020年4月11日,据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兰和律师消息,北大女生包丽(化名)于4月11日中午在医院去世。

12日中午,包丽妈妈向红星新闻记者证实上述消息。“我已经两个月没见到我女儿了。”包丽妈妈告诉记者,4月11日中午,包丽出现室颤,后经抢救无效去世。而她此前最后一次去探望包丽是在2月13日,此后因疫情原因,医院禁止家属进入重症监护室探望,直到4月11日中午接到院方通知。

包丽妈妈称,包丽救治期间,她一直租住在北京。在医生宣布包丽“脑死亡”后,后面通过中医治疗,有些微起色,“包丽腿部有出现一些反应,但仍没有恢复自主呼吸。”

面对包丽突然过世,包丽妈妈表示十分难过,脑子一片混乱,“我孩子就是被逼死的,和牟某翰脱不了干系。”而直到包丽过世,牟某翰也没有联系过包丽妈妈,更没有道歉。包丽妈妈表示之后会继续追究牟某翰的责任,目前还在等警方的调查结果。

————————————————————————

女生轻生,谁来负责?

针对北大女生自杀一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犯罪心理专家武伯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牟某某在双方交往中的行为超出了道德谴责的范畴,已经触犯社会治安管理,“女生不堪压力自杀,不排除男方有一定的心理病态。虽然双方在这件事中都有责任,但是从女生走上毁灭的逻辑看,男生难辞其咎。”但是具体的处罚,他认为还需深入调查,“在服药之前的情节很重要。

此前,今日红星新闻发表评论文章《北大女生自杀事件:如果对这份爱接受无能,请退步抽身早》。文章提到:如今的包丽已被宣布“脑死亡”,而事件男主,同为北大学生的牟某某,也已经落入舆论的漩涡。据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自己已经接受过警方问询,而且“目前警方已经结案”。言下之意,目前他对包丽的自杀并不负有法律责任。但法律事实不等于生活事实,不负有法律责任不等于没有道义责任。

如果女孩确实因为他的“处女”情结而在意,如果他为了证明这段感情也的确对女孩提出“文身、先怀孕再打胎、绝育”等奇怪而过分的要求,很难说这些不是包丽难以承受之重。虽然可以将其解释为情人之间特别的情感行为方式,但其中透出的强烈的占有欲和支配欲,依然让很多人觉得不适,认为难以原谅。

————————————————————————

这里我们就不得不提问了,什么是PUA精神控制?

PUA全称:Pick-up Artist,号称搭讪的艺术,虽说是艺术,但实际上就是一种精神控制的邪术。早期只是分享男性如何通过技巧和心理学应用,去接近自己喜欢的人,但后来演化成骗色、骗财、诱奸的手段,“五步陷阱”的情感操控术,甚至不惜致使对方自杀,来达到情感操控目的。

各种PUA速成班也是层出不穷,每个“优秀”的导师都自称 [百人斩]。这些层出不穷的培训班甚至系统的教授如何TD女生,老师所放出的宣传图不断挑战下线,看上去真的恶心。

 

这不是一群禽兽的聚众狂欢?不良PUA的课程难度不是教你如何成为一个技术型渣男?

《不要和陌生人说话》节目中唯一接受访谈的PUA爱好者林晨,也承认自己比渣男还渣,并且要求在采访时戴口罩。他是因为情感受挫而研究pua,第一次实施「五部陷阱法」就成功了,对方女孩甚至因为他的离开而自杀。

PUA五步陷阱法

第一步:建立个人形象,吹嘘,哥是个不一般的人

其实就是骗人,但是有人被骗得心甘情愿。

伪装一个有吸引力的人是让女孩上钩的第一步,现在的一条龙服务也是十分完善。

而常见的模式一般是:受过情伤的浪子、事业有成的帝王、浪漫的诗人。浪子也就是花花公子。

他们会演得离经叛道,情史复杂,风风雨雨都见过,刷新女生的世界观,勾起女生的挑战性和刺激感。

《阿飞正传》里的那句台词,就是他们的独白:“我听别人说这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 它只能一直飞呀飞呀,飞累了就在风里面睡觉, 这种鸟一辈子只能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它死的时候。”

然后他会虚构很多情节。这些故事又刺激又香艳,令你欲罢不能。

在纽约的时候,曾抱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在市中心逛街。为自己的女人和一群人打架。

曾在荷兰一段时间没钱喝酒,每天喝客人剩下来的酒,可以说是十几种酒混合在一起喝,你肯定想不到那是什么味道,味道好极了,而且浓度很高,很容易醉。

我曾在我女人姐妹面前和我女人XX。

三更半夜和朋友一起去山上冒险,讲鬼故事。(以上来自PUA课程的资料)

第二步:颠覆个人形象

试问,如果你遇见一个这样的人,你会不好奇?只要你好奇,危险就飘过来了。

因为,他接下来还有若干个陷阱、若干个童年故事、若干个家庭悲剧等着讲。

当你被不良PUA撩得心神荡漾时,他会在某个时候,或线上,或线下,找个机会告诉你,他真正的内心,不是他人看到的那样放浪形骸。

他会展现他的脆弱。

年幼的时候,父母一直吵架,父亲后来就不回来了;

童年时,母亲找了一个情夫,我看见过他们......;

我曾亲眼看到女朋友和我最好的朋友在我床上;

我20岁那年,眼睁睁地看着深爱的女人被车撞死;

接着,他还会告诉你:

这是我第一次在一个女生面前哭;

这是我第一次讲出这件事;

这是我第一次失控;

这是我第一次......

以这种方式暗示你,他对你的信任和你是唯一。其实利用的是女孩的同情心和拯救别人的道德快感。

而你,是第一个知道他曾经的女孩。听到这话,你的心被触动了,好心疼他啊,好传奇的经历啊,好丰富的人生啊,而我对他,是好特别的存在啊。但其实,对每个女生他都说过类似的话。每一次,他都说是第一次。

第三、四步:建立契约,撕毁契约

如果说撩妹是个技术活,PUA便是顶尖技术,当人设吸引了女孩的兴趣后,他们会一步步控制女孩,让你离不开他。

诱导:

“你为什么对我的故事这么好奇?”“因为……”

“你很关心我吗?”“……”“好像是的……”

“别的姑娘不像你这么对我,为什么你看我的眼睛不一样?”“因为……”

“你是不是喜欢我?不然没有更好的解释了。”“是,我喜欢你。”

看,PUA会问你很多类似这样的问题,诱导你在他规划好的答案里思考,最终你只能得出一个结论:“我喜欢他,我爱他。”本来也许只是好奇,只是善良,在他的诱导下错误变为爱。

贬低

确定恋爱关系后,PUA会贬低你。人不是十全十美的,他会拿着放大镜看你的缺点。

“房间也不打扫,这么懒,只有我受得!”

“你长得不好看,还这么胖,但我不介意,我还是喜欢你。”

“穿的这么土,带你出去真丢人,但我不允许我的朋友们说你。”

听起来,似乎很宠溺是不是?有一点霸道总裁的感觉?但长期如此,会让你产生自我怀疑,失去自尊、自信,感觉这个世界除了他,再也不会有人接纳真实的你。

第五步:情感虐待

当女孩彻底被控制后,PUA开始榨取女孩的肉体、精神、钱财,因为这时女孩已经彻底失去了自我,对方索要的一切都会双手奉上。

PUA不是奔着谈恋爱的目的来的,他所渴求的不过是TD(推倒)了几个姑娘而已,甚至同时谋划TD好几个不同的女生。TD之后,用不了多久,他便会厌倦你,寻觅下一个目标,而你的世界早已经不能没有他了。

女孩为了不分手而自杀,你以为他是因为你的缺点而不爱你了,因为你不够迁就不爱你了,你以为离开他就活不下去。

不,他不是不爱你了,而是从来没有爱过你。分手,才是拯救自己的办法。

PUA本身推出的初衷只是单纯为了提高那些在正常社交行动中相对自卑、不敢开口搭讪、异性朋友极少的人的气质内涵,从而引导他交友水平的提高。

可是在发展的过程中,受利益的驱使,一些人渐渐忘了初心,将其变成索取、享受、伤害的利器。

PUA带来的伤害是双向的,对受害者是,对施害者也是。

人民日报2019年10月20日报道,一名曾经的PUA患者学员在两年内投入了40万元学习相关课程,沉迷其中不能自拔。为此,他与原有生活脱轨,失去家人和朋友,“感觉自己就像个罪犯”。他最初以为自己控制了那些女孩,兜兜转转,最后却发现,原来被控制的是自己,而受害者,更是难以走出那片阴影。

PUA的研究者孔维维说:被不良PUA虐待过的女性,没有一个能健康而快乐,“自残、自杀、地狱、魔鬼、我要杀了他,都是(她们嘴里的)高频词。”

《和陌生人说话》关于PUA的那一期中,曾经的受害者吴茗(化名)即使已经结束了那段关系,后遗症依然很严重。和男生聊天总是小心翼翼的,生怕一不留神就成为对方的“教材”,甚至怀疑家人对自己的爱,怀疑亲密关系本身。

真正的爱,应当是互相尊重、互相关怀的,建立在独立、平等的基础上。学会爱,是每一个人的终身课题。

我们每个人,都要警惕不良PUA,它就散落在人群之中,离我们并不遥远,一旦发现某人接近你的套路与上面相似,请擦亮眼睛细细分辨,及时抽身、及时止损。毕竟,有些人是专门学习过PUA,有些人不学便自带PUA属性,但他们的套路是一样的。

奉劝那些想要借助PUA泡妹的人,PUA不仅得不到爱,反而会让人丧失爱的能力。在追爱的道路上,切忌失了本真。

最后,奉上一张图片,在百度输入PUA后自动提醒:爱情没有捷径可走。

爱人更要爱自己。
原文链接: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87146249

剁手交流群:377963052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部分文章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站文章可以转载,需要保留本站原文超链接。
本文地址:/moxiang/1117.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潘少俊衡

|

Powered By 潘少俊衡

新手上路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

感谢潘少俊衡友情技术支持